国际清算银行:货币政策正常化过程会有曲折

《金融之窗》国际清算银行货币和经济部门主管博里奥(Claudio Borio)近期接受MNI专访时表示,央行退出额外举措并上调至更高利率水平的过程将有曲折。

博里奥表示,“在经过长时期的超低利率环境以及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增加之后,政策正常化将构成严重挑战,不仅是由于全球经济负债水平相对收入和产出将进一步上扬”。

“可以肯定的是,正常化政策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例如,这预计市场不会有大幅波动是不现实的,近期美国股市的振荡就证明了这一但。”

–负面影响

博里奥强调,如果利率长时间维持超低水平,会有负面效果产生。

他声称,会造成资产负债表修复延迟,侵蚀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利润,从而削弱韧性;包括资源错配、鼓励金融市场冒险行为。

博里奥称,长期的低利率环境也会减少银行不良贷款的机会成本,可能逐步降低银行偿债能力,而与此同时所谓的僵尸企业?即利润无法弥补利息支付?也会增多。

国际清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还含蓄的警告,中央银行政策正常化启动不能等待太久。

他强调,“这些成本需要和众所周知的利益进行权衡,如低利率刺激经济活动,帮助通胀回归目标水平”。“当然,随着经济改善,持续维持低利率的成本和收益的平衡将会打破”。

– 债务陷阱风险

在全球宽松政策背景下,博里奥认为“全球经济可能会陷入债务风险,如果总体政策不能解决债务增加”。

他强调,债务规模随着利率下降而增加,利率回归至历史常规水平的难度就越大。相应的,这会减少下一次应对经济衰退的政策工具空间和复杂化。

与此同时,博里奥认为中央银行落后于市场的风险没有增加。“我看到的是,中央银行面临的挑战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他们充分意识到了相关风险。”

-贸易冲突

至于近来保护主义举措的讨论增多,博里奥明确表态:“贸易战没有赢家,都是输家”。

如果世界保护主义加剧,“也会对通胀产生上行影响。短期内,这会增加价格和成本水平”,“如果出现更大范围的保护主义,让民众和企业更大的定价权,那么将抵消全球化带来的好处,这也可能会提供通胀上扬的温床。”

考虑到全球经济的债务水平进一步加剧,政策正常化“是一条狭窄的道路,随着近期保护主义抬头,正常化过程也将更为复杂”。

通胀前景也会变得复杂。“这是对立两方的拔河”,因为很多经济体都已经达到了产能上限,还要抗衡结构性通缩压力。

“扩张的时间越长,保护主义的势力会越大。”

货币政策不能解决目前央行面临的所有挑战。“货币政策需要谨慎、财政和结构政策的支持”。“央行背负的重担过多,而历时也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