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的中国股市?

中国企业开始把目光投向本国疲弱经济中似乎不太可能的生财之道∶炙手可热的股市。

以董军为例,今年早些时候他关闭了一个生产照明设备和电线的工厂,遣散了约100名工人。50岁的他几乎每天都会去这个位于东部盐城的工厂燕舞科大电器有限公司(Yanwu Keda Electric Co.),但他在厂里做的却是以公司名义炒股。

燕舞科大的董事长董军说,制造业的日子近来十分难过。他说,自己希望从股市上赚些钱,然後等经济好转时,再用股市盈利来重启他的制造企业。

中国企业现在觉得,在中国经济整体面临需求疲弱、工业产能过剩和借贷成本居高不下等问题之际,投资股市是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企业热衷投资股市对决策者来说构成挑战,因为决策者希望培育的是一个企业可获得投资资本的市场,而非创造一个投机场所。

新加坡投行大华继显(UOB Kay Hian Holdings Ltd.)研究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朱超平说,中国股市是威胁该国经济的一大风险,因为支撑目前股市上扬的并不是经济基本面。他说,监管机构将为遏制股市飙升忙得团团转。

根据最新官方数据,中国制造企业4月份的利润同比增长2.6%,扭转了3月同比下滑0.4%的局面。不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当月利润增长几乎全部(97%)来自证券投资收入。若不计入这些投资收入,中国工业企业当月利润仅增长0.09%。

同时根据朱超平的分析,2014年中国上市企业持有的股票、债券和其他可交易债券价值增长人民币9,460亿元(1,524亿美元),增幅60%。

这种趋势开始令中国监管机构感到担忧。一直以来,监管机构都试图让银行和股市最终将资金导入那些能够创造就业的经济领域。一些官员称,更大的问题在于,一些企业现在纷纷入市指望轻松获利,有时甚至融资购买股票,一旦市场趋势发生扭转,一些公司将陷入资金困境。中国证券监管机构上周五宣布将加强对两融业务的监管。

这轮股市上涨始于去年年底,中国央行放松信贷(去年11月以来先後三次降息)以及投资者预计政府将加大经济刺激力度在一定程度上点燃了这轮行情。上证综合指数今年迄今累计涨51%,过去12个月累计涨134%;深证综合指数则分别涨109%和173%。

不过,牛市似乎与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表现不符。今年前四个月,作为中国经济支柱的国有企业利润同比萎缩24.7%,私营企业利润增幅从超过10%降至6.1%。

中国政府也将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从2014年的7.5%下调至7%,但即便是实现这一目标北京也面临著越来越多的问题。

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 简称:中国铁建)是将更多资金投入股市的公司之一。据其监管文件,自去年底以来,这家国有承包商买入了包括山西一家酿酒商、华中一家零售商以及北京附近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在内的股票。

中国铁建截至第一季度末金融资产总计人民币57亿元,较年初增长近50%,尽管新建设合约锐减超过40%。该公司管理人士未予置评。在其第一季度的财报中,该公司称资本市场改善是其金融资产价值飙升的主要原因。

对于中国建筑国际集团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 简称:中国建筑国际)来说,银行股颇具吸引力。中国建筑国际是国有企业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 简称:中国建筑)的上市子公司。据万得资讯(Wind Info.)提供的数据,该公司增持了大型国有控股银行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Bank of Communications Co., 简称:交通银行)以及地区性银行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Hua Xia Bank Co., 简称:华夏银行)的股份,近几个月来这两家银行的股价在不断上涨。中国建筑国际尚未发布第一季度财报。该公司管理人士未回应置评请求。

银行高管和分析师们称,与此同时,中国银行业也在向券商输送资金,帮助後者扩大其融资融券业务,与向企业发放普通贷款相比,这麽做的获利更加丰厚。

燕舞科大的董事长董军表示,像他这样的私企不太可能获得贷款。他说,他已经花了人民币500万元买股票,其中一部分资金是他用自己帐户借的钱。

董军说,他的主要兴趣还是制造业方面,他的工厂有希望很快重开。

据位于香港的投资银行瑞东集团有限公司(Reorient Group Ltd., 0376.HK, 简称:瑞东集团)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在给券商提供贷款以帮助其融资融券业务的银行中,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China CITIC Bank Co. ,601998.SH, 简称:中信银行)提供的贷款规模最高。瑞东集团研究报告指出,中信银行第一季度出于这一目的向券商发放的贷款总额接近人民币9,13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2%。瑞东集团中国研究部门负责人Steve Wang表示,银行很乐意向券商释放流动性,以此作为参与股市涨势的方式。

中信银行在回答记者的问题时称,这一数字变动的原因是证券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增加,这是和券商合作的通道业务,不是直接给券商的融资。

由于过去一年融资融券规模猛增五倍,已经超过人民币2万亿元,中国政府正努力抑制这一潮流。不仅中国证监会收紧了对两融业务的规定,中国央行也一直引导资金流出这一市场。

中国央行发布最新一期金融稳定报告时强调要促进股市平稳健康发展。中国政府仍在继续努力扩大中国的股票交易。